中国网–网上中国
2020欧洲杯2战狂轰14球!西班牙携手瑞士昂首晋级 上届世界杯冠亚军饮恨出局
中式台球大师赛在杭开幕
CCTV5直播中国女篮世界杯小组赛末轮对阵强敌+中国女排再战世锦赛APP转台球
“2022年中国体育彩票中式台球系列赛”首站比赛圆满收杆
2022乔氏中式台球大师赛(安徽太和站)竞赛规程
春节假期威海体育场馆开放情况
廊坊师范学院举办2022中国康复医学会体育保健康复青年学术论坛
春节假期威海体育场馆开放情况来了
2022年五校体育学联合学术论坛面向全国高校在读生征文通知

埃斯科贝多:公共网球场长大的球员正崭露头角

阳光穿透了笼罩在棕榈园内公共网球场上的低空云团,这个球场距离埃内斯托•埃斯科贝多的家只有15分钟的距离,但是内托,别人一般这么叫他,把他的八把球拍收进了包里。又开始下雨了,他看向西方,那边的天色看起来亮些。他说:“我们去卡森看看吧,那边的球场没准是干的。”然后就起身前往30公里开外的美国网球协会的训练中心。

埃斯科贝多的“网球血统”起源于从墨西哥的一座家庭后院,他的祖父教会了他的父亲打网球。20岁的埃斯科贝多则是在洛杉矶的公共球场上摸爬滚打出来的,和威廉姆斯姐妹的网球故事有着相似的起点和艰辛,朝着TOP100稳步前进的他可以说正在为年轻一代的墨西哥裔美国人开辟一条新的道路。

埃斯科贝多成为被许多人看好的新秀并不是偶然,1米85的身高加上82公斤的体重,他的发球时速超过了217公里/小时,正手具有穿透性的力量,底线击球时也很精准,此外,他挥动球拍时充满自信。

从2016年夏天的草地赛季开始,埃斯科贝多闯进了两项ATP巡回赛正赛,并夺得了两个挑战赛冠军头衔,一路上击败了包括弗兰西斯·蒂亚菲、斯蒂凡·科佐罗夫和瑞安•哈里森在内的一众美国新秀。埃斯科贝多现世界排名104位,在去年美网和今年澳网都打进了第二轮。他的教练彼得•鲁卡森说道:“他已经展示出他有能力与优秀的球员们交手并取胜,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稳定地保持在高水准。我们正在着手于加强攻击性。”

埃斯科贝多的力量型打法在男子网坛并不少见,但与大多数同龄人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从来没有因为网球事业而离开过家。现在的年轻球员为了得到更好的发展,往往会选择去网球学校,那样就得离开家人,也无法进行传统教育。但埃斯科贝多在转入职业后还一直与父母及两个姐姐一起住在家里,他在14岁的时候拒绝了佛罗里达的一家网球学校抛来的橄榄枝。母亲克里斯蒂娜•埃斯科贝多说:“他还没准备好。”父亲小埃内斯托补充道:“而且我会很想他的,所以我们就按照自己能够接受的方式来。”

埃斯科贝多一家人每年划出5000美元的预算,内托可以在洛杉矶大大小小的公共球场上进行训练。根据英国草地网球协会的估算,把一名5岁的孩童培养成球员需要花费30多万美元。美国网协主席卡特里娜·亚当斯说:“不一定非要在私人俱乐部或乡村俱乐部打球才能成功,埃内斯托很好地证明了这点。”

埃斯科贝多家的起居室布满了一家人与网球相伴的点滴回忆:纳达尔的圣坛,三个孩子与康纳斯、格拉芙、库尔尼科娃以及埃德伯格在印第安维尔斯赛上的合影被镶进了画框,费德勒去年澳网时穿的鞋、T恤还有护腕,紧挨着的是麦肯罗的球拍,一小包来自罗兰•加洛斯的红土挂在墙上,边上是一架穿线机。

翻看家庭相册时,埃斯科贝多的父亲轻抚着一张他本人穿着中筒袜对墙壁击球的照片,当时他12岁。“我们家的网球血统,起源于我的家乡,我的父亲。”他说。小埃内斯托是家里10个孩子中的老大,他的父亲在位于墨西哥赫雷斯的家中后院建起了一块网球场,比标准球场小一些,球网是用铁丝拉成的,而小埃内斯托和他姐姐就在这样的条件下成长为网球好手。姐姐之后代表墨西哥参加了1988年的夏季奥运会,小埃内斯托则一直在美国、欧洲和墨西哥打球,但没有拿到过ATP积分。

“他和我说,他和朋友一起睡在球场附近的公园里,就睡在帐篷里。”内托说着,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他的父亲大笑起来,说:“我们这一家啊,都是不知道打哪儿来的。”

小埃内斯托在搬到美国之前与克里斯蒂娜在赫雷斯结了婚。刚到加利福尼亚那阵,他干的是摘草莓的工作,每天赚20美元。之后在联合包裹服务当驾驶员,最终为这家公司服务了将近30年。内托是在洛杉矶出生的,在学会走路之前就被网球迷住了,他说:“妈妈把姐姐们送到学校后,我们就在她们学校找面墙对着打球。”那时他用的是一把蜘蛛侠球拍,“我不知道网球是有钱人玩儿的运动,我只知道我要打球。”

内托5岁时,他的父亲减少了工作时间,开始给他当教练。2011年,埃斯科贝多一家搬进了现在的住宅,离一片公共网球场很近。然后,以西科维纳为大本营,他们12年来奔波于洛杉矶地区,寻找新的兼职教练和击球陪练。

初中时内托一直待在南加州,因为家里无法负担去外地参赛,他就去参加了佛罗里达州很重要的一项赛事:橘子碗杯。不过他并没有赢得比赛,大概打进了1/4决赛或者半决赛然后就出局了。“那几年,好多人说我不会成功的。我太慢了,块头太大了。‘他不怎么样,他都没有教练,他爸爸给他当教练。’”

17岁时,埃斯科贝多转入了职业。他原本计划要拿全奖去读南加利福尼亚大学,但是经纪人安德鲁•凯斯勒和K3网球社向他提出签约,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身处一批20岁左右的拔尖选手中,除了日益提升的表现和排名,埃斯科贝多还是没有引起人们太多注意。ESPN的分析家布拉德·吉尔伯特说:“他在过去18个月里进步了很多,相比于其他一些球员,他在默默地提升自己,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他正在看一张ATP下一代年终总决赛的官方推特发的照片,这项赛事将于11月在米兰举行,是为21岁及以下的年轻球员打造的年终总决赛,由现世界排名第20位的德国小鲜肉亚历山大•兹维列夫领衔。弗里茨、蒂亚菲、唐纳德森等20岁左右的美国新秀在过去一年的排名都与埃斯科贝多很接近。

埃斯科贝多说:“我每天都看到那张照片,无处不在。他们都是很赞的球员,我想我也有实力去参赛。但我更愿意人们做出这样的反应:‘这家伙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埃斯科贝多想要跻身总决赛,这是ATP巡回赛中首创的比赛,将由在“通往米兰之路冠军积分榜”上排名最高的7位21岁以下球员加上一位外卡球员同场较量。新赛季已经过去三个月,埃斯科贝多排在第9位。

这不是他第一次感到自己像个局外人。他是现今TOP500中唯一的、也是自上世纪60年代的潘乔·冈萨雷斯之后第一位打进TOP200的墨西哥裔美国人。随着网球排名不断攀升,埃斯科贝多也面临着文化身份的认同问题,“比起美国人,我其实感觉自己更像墨西哥人。我一直住在美国,我也很高兴代表美国,美国网协给予了我很多支持,但我在墨西哥打球的时候感觉更像回到了家,那里有更多人知道我。”

去年美网,埃斯科贝多在第二轮碰上了英国选手埃德蒙德,埃斯科贝多的姐姐Evanka笑着回忆道:“连美国球迷都在给英国选手加油。”

埃斯科贝多并没有对此想太多。他知道自己会慢慢想清楚美国人还是墨西哥人的身份认同问题。但是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时,埃斯科贝多对这面跟随他去往世界各地的国旗有了更多更沉重的思索,“我感到有些不知所措,看到世界上还存在着种族歧视。”

埃斯科贝多在去年11月与费德勒一起训练了三周,大选问题依然阴魂不散,“费德勒问我:‘他(川普)是怎么赢的?’”

埃斯科贝多还没有在涉及到公共事务和政治领域的话题上发出自己的声音,但他说:“如果我赢了美网,被邀请去白宫的话,我不会去的。”

埃斯科贝多的终极目标是:成为最优秀的美国球员,并赶超上自己儿时偶像罗迪克的成就。之后他想在墨西哥开一家网球学校。埃斯科贝多的父亲、叔叔婶婶还有侄子们在墨西哥赛期间都去了阿卡普尔科,为他与科佐罗夫的比赛加油助威。他们举了一个牌子,写着:“加油内托!赫雷斯人支持你!”埃斯科贝多以6-1/2-6/ 6-0拿下了比赛,之后在第二轮输给了美国同胞约翰森。TOP100近在咫尺。

不过也没有关系,埃斯科贝多回到家里,美美地吃上了母亲做的饭,见到了他的狗狗Coco和Gucci,还有他小时候住的房间,依然贴满了在背面手写着名人名言的网球海报。他将在卡森或者家附近的公共网球场与教练鲁卡森一起训练。

在家的时候,有过一小段关于埃斯科贝多排名的谈话。父亲坚称自从儿子转入职业,他一直都没有看过排名。至少是还没有看过。小埃内斯托说:“等他闯进前100的时候,我会激动得上蹿下跳的。”他转开视线,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补充道:“想想看,过去我和我父亲一起在后院的网球场上打球,梦想着能够打进TOP100。30年后,我的孩子实现了这个梦想,而且我父亲还能在一旁见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